不罢休

霸道总裁本裁了

博斯藤壶:

关于【占有】
-我已经没有耐心等你开窍了
-既然如此,我不会再给你逃走的机会
-至少这一次,我想要你眼里只有我一人
-糖我要,你 我也要

动物梗和变小梗我最萌了!😱

予X10:

新脑洞吧,会有后续:D (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D

白起 x 我

哎一古哎一古😊深夜的一发甜甜

Laura Snape🐻:

我和白起已经结婚一年了。

【白起视角】
这几天,白起总觉得不对劲,因为在他感知她的时候,感知到了两个人的气息,非常亲密,形影不离,每天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一起。这女人不会背着我找了其他男人吧?白起甩了甩脑袋,再次通过风感知到了她,依旧是两个人!两个人的气息!这可不行。于是当天晚上。
—白起装作不在意地问了问:“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她:“最近公司接了一个很重要的节目,一直在进行调试,忙得很。”
—白起:“哦。你没有单独和什么人出去过?”
—她:“当然没有啊,工作都这么忙了,忙着睡觉还来不及呢。”
—白起:“好吧,工作固然重要,但也得保重点身体。”
—她:“好啦我知道了。”
—得知她忙着工作后,白起:难道是我错怪她了?

【女主视角】
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饭都没吃几口。哎,有节目接的确是好事,但是这么忙也不是我想要的啊。算了,杞人忧天也不是我的作风,我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让节目不出差错吧!看来得去找许墨请教请教了。第二天中午,我去了许墨的研究室一趟。
—我:“许墨,好久不见。”
—许墨:“好久不见了。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嗯是这样的,最近公司接了恋语卫视的节目,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目,而且为了更好的完成恋语卫视的委托,我想来看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许墨:“嗯可以,节目详情你说来听听。”
............
—许墨:“我觉得大概就是这样了,你先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吧,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来找我。”
—我:“真是帮了大忙了,谢谢你许墨。下次请你吃饭.....”突然一阵恶心涌上喉咙,“呕....”我干呕了几下。
—许墨:“没事吧。”许墨扶着我坐下,“最近工作太忙饭是不是没定时吃?”
—我:“可能是吧。”
—许墨:“这可不行,不吃饭,没有营养的摄取,会导致体质下降。为了自己,你也该好好吃饭啊。”
—我:“好好,我知道了....”又一阵恶心袭来,我捂着嘴跑出许墨的办公室,来到洗手间干呕起来。许墨跟着我走了出来,在洗手间外对我说:“你没事吧!”吐完后,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哎,我掏出餐巾纸轻轻擦了擦嘴,“没事,许墨,不用担心,我可能就是最近太忙了。”
—许墨:“我看你这样不行,还是去医院做一下检查吧。我陪你去。”
—我:“不用了不用了,不用麻烦你了。”许墨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看着他逐渐阴沉下来的脸,我只好答应了下来。听我同意了,许墨才恢复了以往的神情,搀扶着我去了医院。

—而这一切,都被窗外的白起看在眼中—
—哼—
—风中的男人“唰”的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医院】
—医生:“恭喜你啊,你怀孕了。”
—我愣住了:“我..我怀孕了?”
—医生:“是的,宝宝已经两个月了,非常健康。”
—我:“嗯...”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我只想赶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白起!他要当爸爸了!
—医生:“以后要注意,饮食尽量清淡,辣的冷的少吃。嗜睡、乏力、突然变得很爱吃都是正常现象,多注意休息。还有,怀孕后房事就尽量避免了吧,以免影响到孩子。”
—我脸一红,“好..好的。”听完医生的嘱咐,我走出了诊室。
—许墨:“恭喜你啊。身为准妈妈了是不是该好好休息了?”
—我:“嗯。”我低头抚上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这里有一个小生命诞生了。我要做妈妈了!

告别了许墨,我就急忙赶回了家,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白起!电梯里的我,手里拿着之前在医院做的b超图片,剧烈跳动的我的心几乎奔到了嗓子眼。电梯的门一开,我就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咔嚓”我转动钥匙打开了门,但白起却不在。
—我:“白起?”
家中空荡荡的,回答我的只有“呼呼”的风声。我关上门,有些失望,我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白起的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我的心情不再雀跃。
我去了白起工作的警局,他不在那里;去了他一直光临的便利店,他不在那里;去了他常去锻炼的健身房,他也不在那里......
白起—你到底在哪里?
我去了几乎所有白起可能去到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他,我开始慌张。我惊慌地再次拨通他的电话,传来的依旧只是那冷冰冰的机械女声。
天,逐渐暗了下来,找了一圈已经筋疲力尽的我准备回家,看看白起是不是回了家。疲惫的我打开房门,看见屋子里传来微弱的光。“白起.....?是你吗?”我轻轻地呼唤他。待我走近,只见白起将警服的领带扯得东倒西歪,他的身边放了好几瓶或开或没开过的酒瓶。
—我:“天呐,白起你怎么了?”
—白起抬起头,淡淡地瞥了我一眼,拿起地上的酒瓶打算继续喝。
—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瓶,“你干什么!”白起生气地看着我。
—“一身的酒气,”我望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呵。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心里清楚。”白起这时都懒得看着我了。
—我:“我?我清楚什么?”
—白起:“你和我说你最近一直在忙工作,但我怎么看到你和许墨在一起,还很亲密?怪不得我最近找你的时候都能感应出两个人的气息!”
—我:“我找许墨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去寻求他的意见,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我也的确没有骗你...我真的最近一直在忙节目的事....”听到白起无由来的质问,心中堆积的太多的委屈和难过顿时爆发而出,眼泪从我眼角滑落,止不住的哭泣使得我说出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我只是今天..去找过他而已...别的没有了..我...只是问问他关于...节目的...意见....我真的....白起....你相信我....我真的....”
—看到我哭了,白起的心也软了下来,“那他..今天怎么还对你动手动脚了?”
—我:“哪有....前面下午我不太舒服..他看我....不太好就..就送我去了医院......看好病...然后我就回家找你...但是却找不到你.....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说到这里,我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向下滚落。
—白起的心随着我的抽泣变得软了下来,他看了我许久,然后将我搂入怀中,“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不该向你乱发脾气的。”我的耳朵紧贴着他的胸膛,能听见他壮硕的心跳声。我的双手环抱住他,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就这样保持了很久。“那...”白起开口,“身体不舒服的话,医生怎么说?”看我渐渐停止了抽泣,他才慢慢放开了我。
啊对,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白起!于是我低头就在挎包中翻找起来,在看到那张安静躺在包里的b超单后,我松了口气,然后把它拿了出来,“你...你自己看吧...”我小心翼翼地把一个文件递给白起,他也没多想,三两下就打开了文件夹取出了里面的b超单。
—“这...这是.....!”他欣喜地手也不住地抖了起来。
—“嗯是的,是我们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医生说他很健康。只不过他还太小了,查不出性别...”话还没说完,我就又一次被白起拥入怀中,这次的怀抱与先前的那个不同,这次的拥抱更加用力,更加坚定。“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我伸出手回抱住他,“嗯白起你要当爸爸了。”白起激动地不停呢喃着,他小心地伸出他的大手抚摸上我平坦的小腹。我突然感觉到肚子一动,有什么在里面活动着。白起也感受到了,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白起恍然大悟,“原来我之前感应到的是他!那第二个人的气息原来是宝宝的!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场误会,是这孩子的降生给我们带来的一场误会。嗯...”白起仔细地点了点头,“看来这孩子以后也是个厉害角色,一降临就闹出了这么些风波,果然是遗传了我白起这雷厉风行的基因。”
—听白起说到这里,我不禁笑出了声,“就你油腔滑调的—什么时候我们白大警官也变得这么自恋了?”
—“还不是遇到了你?嗯?磨人的小妖精?”白起坏笑着将我的头发弄乱。
—“啊干嘛把我头发弄乱!”我皱着眉头看着他。
—“小傻瓜,因为我爱你啊。”白起望着我笑了,像一个诡计得逞的孩子。

一间房,两条狗,三个人,四个季节,一个家。
也许别的人家还需要车,但我们家,有白起就够了。
窗外的银杏叶飘落,不是凋零而是涅槃归根。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必定经历艰辛,但在这些艰辛过后,收获的必定是更加甜美的果实。
因为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
世界上几十亿人,两人相知相恋的几率真的小的可怕。所以就如同许墨说的:“几率很小的事情,一旦发生,就有了命中注定的意味。”
那么就可以说,我们的相遇即是命中注定。


BY:Laura

恋与小段子-当你叫了个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夭寿嘞叫鸭

好雷不如好囧:

卡车文时的无脑产物,重度OOC,四人未交往设定,时间在冬天


博君一笑




白起Ver.


晚上你在家匆匆忙忙收拾好自己准备往外跑,却看见白起浮在你窗外。


“这么晚了要去哪?”


“嗯学长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去叫个鸭——”


你回头就想赶紧走,却被一脸震惊的棕发青年拉住手。


“什——为什么你要叫鸭?”他的声音甚至有点危险,“是不是他们三个对你干了什么?”


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一脸严肃地看着你:“要是被下药了或者有什么危险或者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你一脸的懵:“学长你在说什么?楼下新开的盐水鸭店现在正好有一批先出锅呢,不说了我要赶紧去排队。”


白起明显也是一脸大写的懵,然后他收回手干咳了一声,耳朵都红了。


“你在这里呆着,”说着他就准备飞走,“外面冷,我去给你买。”






李泽言Ver.


你正准备收拾自己往外走的时候收到了他的电话。


“明天的企划案你做完了?”


你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关门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你在哪?”他这么问你。


“我正准备出门呢。”你回答。


“晚上11点你不做你的企划案出门干什么?”


“我去叫鸭啊。”


“……”你听见电话那端一阵可疑的沉默。


“喂?李泽言?”你喂了几声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响起来了:“楼下等我,我十分钟就到。”


没等你提出抗议电话就被挂断了,你没有办法只好在楼下等他,过了十分钟他就开着车停在了你边上。


“准备去哪里叫鸭?嗯?”他危险地看着你,“明天还想不想过企划案了?”


你一脸懵地指一指边上的盐水鸭店铺:“我就去那叫一只鸭当宵夜而已啊……”


看看那边热气腾腾的店子又看看你,李泽言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打开车门:“上车。”


“又干嘛?”


“为了保证你的效率,我带你去souvenir吃。”


“李泽言你也会做这个?”


“哼,白痴,你用哪个脑细胞得出我不会做这个的结论?”




许墨Ver.


你收拾好自己出了大门正在锁门,就看见边上的门开了,许墨一身休闲装倚在门上看着你含笑问道:“你这是……看起来急急忙忙的,准备去哪?”


你一边给自己围上围巾一边顺口答道:“啊,许墨晚上好,我去叫个鸭。”


忙着打理自己的你并没有注意到许墨听见这个答案便深沉起来的眼神,他纠结了一下就走向你:“要我送你去吗?”


“啊?”你看着靠你极近的他,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就在这附近。”


“我可不记得这附近……有什么鸭店呐,”他突然撑着墙将你困在墙和他中间,“为什么要去叫鸭?”


你看着他——狭长的眼睛看起来在笑但是又好像带了点危险,随便瞟你一眼就让你体验到如芒在背的感觉。


“呃,我,我不是打算通宵赶策划么……”你小声解释,觉得自己大晚上的要吃一只鸭当宵夜的行为简直特别丢人,“……楼下不是刚开了家盐水鸭店……我就琢磨买一只来尝尝,正好这不是新的一批刚出锅嘛……”


你自暴自弃地全说出来了却没有听到许墨的回应,一抬头就看见男人撇过脸,表情有一瞬即逝的愕然。


“咳,”他最终回过头牵起你的手对你微笑,“今天路上结冰了,我陪你去吧。”






周棋洛Ver.


“薯片小姐在干嘛?”你出门时收到他的微信消息,露出个笑容,你忍不住就回他:“我正准备去叫个鸭哦!”


然后过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收到他的回信,你觉得他大约又去工作了就没有想太多,随手将手机揣兜里你就进了电梯。


从电梯出来之后你就接到了周棋洛经纪人的夺命call。


“你又在搞什么事情!”咆哮声就算拿远了手机也能听见,“周棋洛给你发了个消息之后就喊着要罢工找你!”


“呃,我没做什么啊,”你一边走向鸭店一边回答,“要不你把手机给他我跟他说几句?”


“拜托你了,”然后电话那一头的人换成了周棋洛,“薯片小姐!你有我呢!为什么还要去叫那个!我现在就来找你!”


“呃,要不我给你,留一半?”你赶紧提出建议,却换来他“诶?”的一声疑问。


“一半啊!不能更多了!那家店的盐水鸭超好吃的!”你义正辞严地告诉他,“而且多给你了你的经纪人肯定要骂死你了。”


“哦,啊,”他的回答多了几个语气词,“薯片小姐是去买鸭子了?”


“不然呢?”你没好气地回答,“我知道你想跟我一起吃的心情,但是忍忍吧,我明天去探班给你带。”


“好诶!那就一言为定啦!”青年的声音非常欢脱地从电话里传过来,你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盐水鸭,真好吃呢。


~FIN~

手游狗:

*一些关于恋与游戏的吐槽……

P1是角色印象问卷!其实入坑契机是因为所有加的群都在刷这个游戏,我想,好歹去看一眼吧,不然对不起我的lofter id………………然后………………男人都是吃钱的怪物.jpg

Ps, 我发现我去年cp20.5,居然顺手领了恋与的无料!可是那个徽章我唯独缺了怼怼,不知为何有两个白起………………这大概就是命.jpg








P2是我的海豹小伙伴被白飞飞爱上的抽卡日常。

我的海豹小伙伴,真的很豹…………邦邦新年卡池10连4四星(出率百分之三)cgss连续几天免费10连都出双ssr……等等等等……于是我让他抽个双老李ssr的初始给我玩玩……

海豹小伙伴(抽了一会):我感觉这个卡池里只有白起……的那个元旦限定

另一个小伙伴:……说不定你ssr也全是白起呢

海豹:…………我擦被你说中了

然后就有了p2。仔细一看连r卡也都是白起……………………

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初始也全都是各种白起!白起的r,Sr,ssr轮着来!


海豹:我擦我又出ssr了!


我们(异口同声):白起……

海豹:……………………

你应该明白真正爱你的男人是谁.jpg


(当然我的怼怼双ssr也不存在了…委屈.jpg)